爆笑+惊悚,开心麻花舞台剧《我叫白小飞》打破

舞美和服装设计上,二次元世界稍不留神就容易做low了,对此,黄才伦也有清醒的认识,表示不想做成儿童剧或COSPLAY,“我对制作团队的要求是尽可能还原《尸兄》,不能做得太Low,也不能太血腥。”
濒临灭绝的人类、疯狂滋长的丧尸、战火纷飞的末世,动漫《尸兄》免不了血腥和让人不适的“重口味”。

爆笑+惊悚,开心麻花舞台剧《我叫白小飞》打破

因为原著的体量和时间跨度比较大,舞台剧《我叫白小飞》的总体架构类似于《尸兄》的一部“外传”——保留了原著的框架、人物、事件,但在此基础上有新的原创。
黄才伦坦言,《盗墓笔记》、《仙剑奇侠传》等舞台剧可以称为“多媒体剧”,即运用大量多媒体、LED屏幕来呈现仙侠鬼怪等场景,《我是白小飞》更多是借用了实景,而非多媒体来还原原作,尽量靠主创的想法来实现。
不管是漫画还是动画,《尸兄》均有庞大的粉丝群,舞台剧如何保留动漫原有的粉丝粘度?黄才伦说,“我们从设定上完全尊重原著,但也要考虑没看过原著的人,两方面做一个平衡,既让没看过的人看得懂故事,也不让原著老粉失望。”
青年演员张琛、张楠在开心麻花的剧目里组过不少CP,很有观众缘。在《我叫白小飞》里,二人将分饰男女主角白小飞和小薇。
自2011年连载,2013年改成动画在腾讯视频平台播出以来,《尸兄》点击量已破100亿,是名副其实的国漫超人气IP。
濒临灭绝的人类、疯狂滋长的丧尸、战火纷飞的末世、蛰伏未泯的人性……七度鱼漫画作品《尸兄》,讲了一个遭变异僵尸攻击而沦陷的城市,人类幸存者白小飞带领他的团队,与尸王集团浴血奋战的故事,爆笑之中见惊悚。
性格呆萌逗比,能吐一口好槽,对女友痴心一片,洞察力和责任心一流,关键时刻总能保持镇定,最主要的是,打尸兄的能力一级,性格多面的白小飞因此有着强大且粘性高的粉丝群。
“我们尽可能最大程度呈现两个方面,但肯定要偏爆笑一些,因为开心麻花一直是做喜剧的嘛。”黄才伦说,就像原作者七度鱼定位的一样,这是一部披着惊悚外衣的幽默喜剧,“穿越剧有它独特的搞笑优势,搞笑担当大家都有,连尸王和尸兄都有。”
主推小鲜肉演员
人人都将白小飞视为“平民英雄”,但在黄才伦的理解里,“他是一个被时代和机缘巧合推着走的人。他在末世里尽可能地救人,不放弃任何一个人,这正是人性光辉的体现。”
黄才伦说,《我是白小飞》最主演的讨论点还是“人性”,所以他们设计了一些原创人物,在末世环境里伤害同胞、满足私欲,与白小飞的善良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另外,“开心麻花的主创在年龄上都是‘骨灰级’的,不适合90后了,我们90后小鲜肉其实很多,而且能量巨大。”刘依欢希望,观众能在沈腾和马丽之外见识开心麻花更年轻的演出团队,也让更年轻的粉丝们,在小鲜肉阵容里找到更多轻松、可爱的新元素。
日前,腾讯影业联合开心麻花将这部二次元动漫改编成了舞台剧《我叫白小飞》。7月15日-24日,这部主打爆笑、惊悚双重标签的舞台剧,将于上戏剧院首演。
披着惊悚外衣的幽默喜剧
开心麻花制作人刘依欢说,“大家都知道开心麻花以喜剧为主,但悬疑惊悚也是很受欢迎的一个剧种,我们心比较大,想把这两个元素结合,让喜欢惊悚剧的人也能喜欢开心麻花的爆笑剧。”

爆笑+惊悚,开心麻花舞台剧《我叫白小飞》打破

自来水厂遭遇意外污染,H市爆发尸兄危机,屌丝青年白小飞的平淡生活被打破,毅然踏上了寻找女友小薇的道路。动漫《尸兄》便围绕白小飞的冒险之旅展开。
不建议未成年人看
大数据显示,爆笑和悬疑惊悚,是目前国内演出市场中排名前两位的、最受欢迎的两大类型。
动漫的优势在于天马行空,什么剧情、场景、人物都可以画,舞台剧实现起来难度何在?“主要是大量的打斗场面实现起来很难,所以我们相对避开了打斗,选择穿越到没有爆发尸潮的时候。”
《我叫白小飞》主打的标签是爆笑+惊悚,这原就是两个相互矛盾的元素,要结合,很困难。

爆笑+惊悚,开心麻花舞台剧《我叫白小飞》打破

爆笑+惊悚,开心麻花舞台剧《我叫白小飞》打破

“原著存在大量打斗和重口味的内容,呈现难度很大,所以我们做了权衡,相当于做了一个穿越故事:在尸潮还没爆发的时候,尸兄穿越回去,想干掉白小飞,故事结束在白小飞打败尸王的地方。”导演黄才伦说。
很多科幻、丧尸类的影视作品,基调大多阴森、沉重、负面、充满末世的紧张感,相较而言,《我是白小飞》里侧重传递的还是正能量:反面教材会有,但不会让观众看了感觉世界是危险、绝望的,“惊悚之后我们会用包袱来调剂,不会让观众看完感觉受到了伤害。”
这也是开心麻花选择改编《尸兄》的原因。
在血腥部分的处理上,黄才伦表示,舞台剧《我是白小飞》将寻找一个“度”,既能给观众惊悚感,又不让人胃部不适。但是,他还是不建议未成年人看,因为确实含有恐怖元素,“比如我们做的原创怪物,有一场戏是超市里一对老夫妇的女儿感染了病毒,处于临界状态,上半身是人,下半身是蜘蛛。这肯定不适合小孩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