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女观众》:以幽默的顺从面对生活的荒谬

  一个男人,每天来去匆匆,在艳阳高照的日子里穿着大雨衣,急火火地去浴池淋浴,又像子弹一样冲到街上,马不停蹄地跑到一间酒吧喝一杯酒。他的举止为何如此怪异?

《女观众》:以幽默的顺从面对生活的荒谬

  另一个男人,周末带着老婆孩子郊游,却始终心事重重,远远听到救护车的声音,竟慌乱得不知所措。他在掩盖什么样的秘密?

  一个女人,在剧场观看演出。舞台上的喜怒哀乐正在上演,可她眼神游离,心不在焉,她仿佛看到了很多熟悉的人,回忆起从前的点点滴滴。城市这么小,似乎好多人都与她有着千丝万缕的瓜葛,她究竟有着怎样的过去?

  世间男女,各有各的秘密。谁都有自己的渴望、欲求以及难以启齿的需要。在捷克作家兹丹内克•斯维拉克的短篇小说集《女观众》里,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。

  《女观众》收录了十篇题材各异的故事。这些故事的主人公,有生活困顿却想拥有自由的休闲时光的单身父亲,有偷情导致情妇怀孕向妻子忏悔的货车司机,有感情经历丰富却始终患得患失的女人……这些故事与现实相似,又不同与现实,它像一面面反光镜,为我们照清现实,让我们重新认识和审视自己,获得更加完善和健全的人格,能够更好地成长。

  在《女观众》的译后记中,译者徐伟珠引用了昆德拉的一句话:“生长在小国实在是一种优势,要么做一个可怜的、眼光狭窄的人,要么成为一个广闻博识的世界性的人。”毫无疑问,作者斯维拉克成为了后者。斯维拉克生活在捷克,编过剧本,写过歌曲,导过电影,还屡屡在国际上获奖。这样一个才华横溢的男人,人到晚年,又写起了短篇小说,可以堪称艺术界的多面手了。

  事实证明,斯拉维克是真正的写作高手,他的独特之处在于,他不是用看似沉重的故事来渲染生活,而是用幽默来影射现实生活和情感变化。《女观众》是短篇集,可是每个故事的人物都像是同一个人。他们孤单、不安、焦躁,表面看似普通,实则经历着荒诞离奇的遭遇。这些故事都有着平淡的开头,然而读着读着就产生了代入感。这感觉是逐渐弥漫开来的,让你不敢往深处想。可是读完之后再回想,你会发现这经历仿佛就在你我身边发生过,而我们竟然一直没有察觉。

  斯拉维克的作品有着让人忍俊不禁的情节,让人读来总忍不住会心一笑。比如短篇《女观众》里有一段:“他辞退我的原因,是我误把洗洁精当成他最爱的浓缩果浆倒入他的水杯,他端起来一仰脖喝下去,随后脸涨得通红:‘你被解雇了!’说话的同时,嘴边冒出两个大气泡。”简单两三句,既夸张又真实,故事画面就仿佛在眼前了。

  书中的短篇小说故事性强,情节曲折多变,但又不落窠臼,往往是以寥寥数笔便勾勒出人物和背景,然后对故事情节进行平铺直叙。比如短篇《摄影师》,就是运用流畅精妙的文笔,冷嘲热讽,把一个暴躁而又好色的男人描绘得活灵活现。小说的开头便写道:“脾气暴躁如摄影师皮塞茨基那样的人,是不应该携带武器的。但从另一角度考虑,马里奥•皮塞茨基携带武器也没有什么离奇之处。”只消这一句,就让人忍不住赞叹斯拉维克玩转语言的能力。

  高超的作家总能让读者在阅读作品时不经意间进入其中,乐其所乐,恨其所恨,这便是语言的力量。《法院来信》中,斯拉维克写了一个出轨的丈夫,文字浅显却入木三分。丈夫带领全家去采蓝莓,妻子告诉他,法院寄给他一封信,必须由他亲自去取。这让他陷入了思索,他认定这是情妇起诉他的传票,很慌乱,终于向妻子和盘托出。谁知道故事的结局却令他哭笑不得。

  斯拉维克对人物的描写非常客观,没有主观的议论,一切靠读者自己体会。即使是叙述最激动人心的情节时,斯拉维克也从不大声疾呼或者进行道德说教,而是冷静地对生活进行细致绵密的描写,对人物进行精工细雕的刻画,对人生做鞭辟入里的分析。

  好的小说有一种力量,能够使我们重新审视现有的世界。《女观众》做到了,通过小说中的细节来确认生活本身,进行自我完善,给了我们相信爱和真、善、美的力量。(孙丽娜)

  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面向社会长期征集优秀稿件。诚邀您围绕文艺作品、事件、现象等,发表有态度、有温度、有深度的评论意见。文章2000字以内为宜,表意清晰,形成完整内容。来稿一经采用,将支付相应稿酬。请留下联系方式。感谢您的关注与支持!投稿邮箱:wenyi@gmw.cn。

《女观众》:以幽默的顺从面对生活的荒谬

[ 责编:刘冰雅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