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技走向台前,中国互联网企业的新名片

重新认识中国的新互联网科技公司。

科技走向台前,中国互联网企业的新名片

随着国内新冠肺炎疫情进入稳定下滑期,复工复产成为社会关注的新主题,国家相关部门近期也推出了相关政策指引,其中“新基建”无疑是备受关注的方向之一。这也让新冠肺炎疫情这场“战役”的战线从防护救治延长到了经济复苏,而新基建中被屡次提及的5G、人工智能(AI)、工业互联网、物联网等关键词,让中国科技公司,特别是互联网企业的技术应用实力,正式从幕后走向台前。

之所以称之为“正式”,是因为在疫情期间,这些在普通大众里或许还有些“玄幻”的前沿科技应用,就已经陆续登场,提速出现在大众可感知的视野中。

相较于2003年非典时实体企业的捐款捐物和互联网企业的水火自救,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之后,互联网科技企业的底层实力,以人工智能、大数据和信息技术为首的科学技术成为了“抗疫”的技术工具箱。疫苗研发、疫情地图、迁徙数据、AI检测识别、无人驾驶、智能云呼叫等,在伴随着疫情发展信息的强覆盖之中,这些AI和大数据技术应用,更加近距离地走近人们生活之中。

阿里不再只是电商,腾讯不仅游戏和社交,百度也不再只等于搜索,当这些互联网企业的技术从幕后走到台前时,让本来熟悉它们的用户有了一个重新认识的机会,也让这些蓄力多年的中国科技,有了一个展现自己被隐藏的实力舞台。

科学技术藏在幕后

每个时代确实都有每个时代的科学技术。科学技术,其实是为解决时代当时的问题而来,互联网企业被获得重新认知的机会,并不是偶然。

医疗科学技术的发展为我们做出指导:19世纪末人类发现了X射线,医学影像终于得以显示清晰的体内器官;20世纪60年代,超声波成像技术得以应用于医学,B超开始在医学领域大规模应用;70年代得益于计算机成像 ( CT)技术的问世,让传统X射线技术得到了巨大突破;80年代电磁波开始向处于磁场中的人体照射,MRI系统得以问世,在医学图像领域,人类可以更早的诊断早期病变。

换言之,要不是人们看病都用上了CT成像,生活中其实很难对X射线技术的发展产生感知。如今科技蓬勃发展,但技术本身仍然趋于无形。

Google的人工智能——AlphaGo击败了围棋冠军李世石,我们才知道星际争霸里的机器人电脑为什么越来越难搞。

事实上,人工智能最早诞生于20世纪40年代,如今才化身为机器学习和算法推荐;而大数据技术从21世纪初得到广泛研究,数据挖掘才得以进一步应用。

这更让我们认清:所谓的前沿技术,往往一直存在幕后,在生活方面很难感知。

这也让我们很容易想到疫情期间的技术本身:人工智能技术之所以成了标配,也是在疫情之下,技术有了新的练兵场。以人工智能、大数据和高性能运算为首的核心技术,终于得到了广阔发展。

这次,技术有了练兵场

疫情之下,各种技术层出不穷,万树开花。

在疫情期间,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现实:走到机场前已经不需要一个一个的停下来体温检测,这是因为人工智能+图像测温技术成了标配,一个个测温员换成了一台电脑和温感摄像头。

在疫区,“无接触”送餐被动的成为标配。一辆辆无人配送车有了新的落地场景,我们也有机会停下来看看自己,基于市场的技术到底可以帮我们做什么。

无人机过去是专业影像从业人士的生产力工具,现在化身为防控相关部门的空中广播器。

线上办公这种中年人的话题,也破圈走向了小学生,成为了大众接触到的一部分。确实,科技力量的感知和大公司的技术的广泛应用分不开。

中国疫情在前,海外疫情在后。在疫情期间,如何广泛的利用科技技术,也是硅谷大大小小科技公司攻坚的一部分。

比如谷歌、Facebook、微软、Twitter、YouTube、Reddit和LinkedIn等科技公司最近就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,表示他们也在努力对抗社交媒体中的假新闻,一些假新闻对于公众安全已经造成了严重影响。比如一些社交言论表示,病毒会在超过27度的环境下死亡,而且不会感染儿童。

一些大的科技公司们也正在利用大数据测算各种趋势,比如测算病毒的传播速度和某一区域可能感染的人数等等。

一些科学家也希望科技巨头们站出来对抗疫情,比如在社交网络中投放科教视频。我们也发现,Google在首页已经上线和世卫组织WHO的健康口号“DO THE FIVE”。

共享出行公司Uber向司机发放了消毒用品,亚马逊也对口罩和消毒剂做出了线上限购选项。

科技走向台前,中国互联网企业的新名片

毕竟,这个剧本在中国的疫情期已经演过一遍。

重新认识科技公司

在中国与海外的互联网科技公司的概念上,我们对于中国互联网公司其实都有一个传统认知:百度是一家搜索公司,阿里巴巴是一家电商公司......

疫情之下,也让我们更有机会去关注到公司核心技术本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