疫情中的宅居生活

  1月20日,钟南山明言新冠病毒会人传人。消息传来之时,身在浙江似乎还没感到疫情的严重,大家基本还是正常上班、出行。老婆、儿子原本约了几个亲戚,年初三到南京玩,也订了酒店,从新闻中传来的疫情情况,出于安全考虑,1月23日,决定取消此次行程。与酒店联系了几次,酒店方面说,不能退房,但随时可以过去住。没办法,家人只好计划疫情过去后再去。

  年三十,身在武义感到疫情离武义还是比较远,仍然带着老婆、儿子及弟弟一家回到老家王古自然村与父母一起吃了年夜饭,晚饭又到老婆娘家王大路村热热闹闹地吃了饭。大家说好了,年初一、年初二到哪家哪家亲戚家拜年。晚上回到家里翻看新闻,才感到这次疫情的严重性,年初一一早就给大姨夫、二姨夫打了电话,今年的拜年先暂时取消,到时情况好转了再说。年初一还是回老家给父母拜了年,下午还到履坦岗头的金温铁道道口采访了一下道口、巡道工春节坚守岗位,确保列车安全的新闻,然后一家三口就宅在了家里。微信语音、视频电话就成了这个时候与亲朋之间联系的最好工具。

  节前,根据工作情况,单位领导原本要求年初四大家都回公司上班,全力推进工程进度。年初三正当我准备回温州公司上班时,接到单位通知,暂定2月3日回公司上班,只好在家耐心等待。

  按照以往的惯例,几乎从年三十到年初六都是走亲访友,春节期间都是“吃别人”的,“喝别人”的,因此家里存放的食品不多,这样节后周末回武义亲朋到我家走访,菜随时买,新鲜一些。今年情况特殊,一家三口在家几天,冰箱里的菜基本也就吃空了。家里原有两个老南瓜是我外出采访时一名战友送我的,一直放着当客厅的布景之用,也被老婆做成了汤圆、南瓜饼。年初四到超市买菜,发现出行的人基本都戴了口罩。在菜场里,不管蔬菜还是肉类价格与节前相差不大,而从网上得知,很多地方菜的价格都涨了,甚至于一颗大白菜要40元,感觉这方面武义也做得挺好,只是活鱼工作人员不来杀了,大家也理解。在菜场门口,看到一个平时有点头之交的老农在卖草莓,没有戴口罩。老农说,其实家里有口罩,但只有10个,留着儿子、孙子戴,对儿孙的爱言于溢表。自己在外,还卖草莓,没戴口罩,万一传染了回到家不是害了家人么?我心里想着却也没办法。家里口罩倒暂时不缺,儿子比较敏感,节前就已托同学买了100个。

  2月2日,又接到单位通知,具体上班时间等通知。武义虽然没有确诊感染的,但从朋友圈里看到不少居家隔离信息,公路、铁路客车停运的信息也是接踵而来。全国疫情防控的形势一天比一天紧张,似乎是抛物线一直在往上延伸,不知什么时候往下掉。因此,从年初四跟着老婆出去买过菜外,基本宅居在家里,需要采购食品也是老婆一个人出去,为的是节省口罩,小区里也规定一家也只能一个人出去。平常周末一天一次的买菜也变成了一周出去买一次。老家王古自然村离县城仅有5华里路,父母种有不少蔬菜,时常打电话来叫我们回去拿。村里未封村口之前,曾回去拿了一次,就在家门口,隔着车窗问了声好,相互叮嘱一下注意安全,拿了菜便回。父亲也曾骑着电瓶车过来,菜一放小区门口也就回了。怕我在家里久了,存酒都已喝光,父亲还问要不要把酒带一些过来,弄得我鼻子有点发酸。

  从朋友圈里看到,对于一些居民来说宅居的日子也难受,特别是喜欢外出游玩的。其实想想艰苦鏖战在前线的各行各业的勇士们,宅居就算不上什么了。平时喜欢看书,利用这个时间我看了朱连法老师所著上下两册厚厚的《武义通史》,重新看了《三国演义》《毛泽东选集》第二卷,陈巧莉老师的童话《姐弟坡》及几本如何写好新闻方面的书,也算是充了一下电。

  儿子去年开了个摄影的工作室,平常从温州回武义过周末,要不儿子出去拍照,要不我出去采访,一家三口一起在家吃饭的日子也很少。借此机会正好与儿子聊聊天,讲讲我们过去一步步走到今天的时光。我们开玩笑说,“找日子的人”这下都被疫情打了脸,没找准。因为儿子约好的几个婚庆、生日等要聚会拍照的都无限期推迟了。天晴的日子,一家三口坐在阳台上一边晒太阳一边看书或玩手机也挺好。

  以往春节,除了早饭都是在酒里,从中午开始晕,晚饭接着晕。宅居的日子,每餐就喝个二三两白酒,差不多宅居一个月里感觉全身清爽。民以食为天,宅居期间一家三口相互问得最多的是中午吃什么?晚饭吃什么?我烧菜手艺还行,开始我宣布宅居期间,每餐的饭菜都我来做,碗也都是我洗。可不到一周,老婆不干了。说她实在太空,菜得她来烧,但看在夫妻多年的份上碗还是让我洗。再后来,儿子也不干了,说他也要来烧几个菜。我和老婆便挤眉弄眼,等着看儿子的笑话。不想儿子烧的红烧肉、玉子虾仁、辣子鸡、酸汤肥牛肉等一连几天烧了10多个菜,都是色香味俱全,令我俩大跌眼镜,把图片发到朋友圈得了不少“赞”。